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資訊 > 行業資訊
視力保護:
海上風電發展前景:很好 很難!
日期:2019-12-26 訪問次數: 字號:[ ]
  我國第一個海上風電項目——上海東海大橋項目機組全部并網以來,經過10年的發展,海上風電發展積累了豐富的技術經驗,如今,我國近海海上風電已進入規?;l展階段。

  業內人士普遍認為,“十四五”期間,我國海上風電發展趨勢將呈現出電價補貼退坡、深遠海開發、海洋綜合利用三大特點。
  今年搶項目明年搶風機
  雖然目前我國海上風電發展駛入快車道,但過程卻是一波三折,曾經一度陷入停滯。海上風電真正快速發展始于2014年國家能源局發布《關于印發全國海上風電開發建設方案(2014-2016)的通知》之后,經過五年的努力,我國海上風電制造、建設、運維技術水平均不斷提高,呈現發電成本逐年下降、裝機規模不斷上升的趨勢。
  從近期開標的多個海上風電項目來看,中標者申報電價均在0.75元上下。浙江省溫州市發改委近日發布的《關于2019年海上風電競爭配置結果的公示》透露,華能申報電價最低,為0.77元,與國家發改委發布的2019年海上風電指導電價0.8元相比低0.03元。
  據國網能源研究院統計2018年核準、開工的海上風電項目顯示,海上風電度電成本大約為0.64元/千瓦時。
  “以最近華能0.77元報價為例,在2020年近海風電指導電價降至0.75元/kWh的條件下,仍具有盈利能力。”一位不愿具名的業內人士指出,“現在海上只是搶中標項目,明年就會去搶風機。”
  華東勘測設計研究院有限公司新能源工程院總工程師李煒表示,經過十多年的發展,我國海上風電設計和建設經驗逐步積累,海上風電投資成本逐步下降,江蘇區域約為13000-17000元/kW,浙江區域約為15000-18000元/kW,福建、廣東區域約為16000-19000元/kW。
  “預計‘十四五’時期,中國海上風電工程投資造價還能下降16%左右,單位千瓦平均投資下降至13000-15000元。”水電水利規劃設計總院新能源綜合處處長胡小峰預測。
  未來如何降低海上風電成本將成為不容忽視的一道難題。談及海上風電發展前景,中國可再生能源學會風能專業委員會秘書長秦海巖用“很好、很難”四個字回復記者。在他看來,目前我國海上風電仍處于起步階段,政策體系不完善、施工和運維經驗不足、軟硬件配套設施有待提高。
  深遠海域開發亟需政策明確
  除了海上風電電價退坡,業內人士比較關注的是深海海上風電開發。一般認為,離岸距離達到50公里或水深達到50米的風電場即可稱為深海風電場。與近海相比,深海環境更加惡劣,對風機基礎、海底電纜、海上平臺集成等技術提出了更嚴苛的要求。即便如此,海上風電場的開發逐步走向深遠海是必然趨勢已是業界共識。
  據悉,在發展深海風電方面,歐洲走在了世界前列,世界上首個著床式深海風電場和首個漂浮式深海風電場分別在蘇格蘭和挪威建成運行。目前,國外最深的漂浮式試驗風場Kincardine水深已達到77米;2018年,歐洲在建海上風場平均離岸距離33公里,最遠離岸距離103公里;德國Sandbank和DanTysk海上風電場建設的HelWin Beta高壓直流換流站,最大輸送容量69萬千瓦,離岸160公里。
  相比國外,我國深海海上風電建設相對滯后。國網能源研究院研究顯示,預計到2020年后,我國海上風電平臺的水深將超過50米,離岸距離將超過30公里,基地式集中連片開發將成為我國海上風電的主流開發模式。“江蘇射陽、如東等區域正在開展設計的海上風電項目已采用柔性直流技術,建成后將成為我國首批柔性直流海上風電項目。”李煒透露。
  走進深遠海區域,海上風電將進入全新的領域,即進入到毗連區、專屬經濟區。而不同省份深遠海的特點差異很大,以江蘇和浙江為例,江蘇達到50米水深,已經到了離海岸線200公里的區域,也就是項目基本在毗連區。而浙江距海岸線60-70公里就已經達到50米水深。因此,浙江海上風電項目進入毗連區,基本上就進入到深水項目的開發,其與江蘇面臨的挑戰不同。
  一個不能忽視的問題是,現行《中華人民共和國海域使用管理法》是針對內水和領海,目前我國對毗連區和專屬經濟區尚沒有明確的海上風電政策。因此,業內呼吁相關部門盡快發布毗連區、專屬經濟區風電開發政策文件,以便各省開展深遠海前期工作。
  海洋綜合能源開發是趨勢
  業內專家對“十四五”期間“海洋牧場+海上風電”的構想不謀而合。在李煒看來,“海上風電+海洋牧場”這種創新模式將實現新能源產業和現代高效農業的跨界融合發展,實現雙贏升級。
  以德國、荷蘭、比利時、挪威等為代表的歐洲國家早在2000年就實施了海上風電和海水養殖結合的試點研究,其原理是將魚類養殖網箱、貝藻養殖筏架固定在風機基礎之上,以達到集約用海的目的。而我國尚未有海洋牧場與海上風電融合發展的成熟案例,目前只有山東省提出“探索海洋牧場與海上風電融合發展”試點方案。
  “利用海上風機的穩固性,將牧場平臺、休閑垂釣、海上救助平臺、智能化網箱、貝類筏架、海珍品礁、集魚礁、產卵礁等與風機基礎融合,不僅可以降低牧場運維成本、還可提高生物養殖容量,從而實現‘海上糧倉+藍色能源’的綜合海洋開發模式。”中國科學院海洋研究所副所長楊紅生也認為,打造“海上風電功能圈”的融合發展新模式可拉長產業鏈,實現產業多元化拓展。
  楊紅生表示,未來亟需圍繞海洋牧場與海上風機融合布局設計、環境友好型海上風機研發與應用、海上風電對海洋牧場資源環境影響觀測與綜合評價等開展研究。

打印】 【關閉



     
澳门赛马会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